长治-上党公社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02|回复: 4

剧本《反潞州》修改后重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8 14: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老申 于 2017-4-17 09:07 编辑

                                                          反潞州 (根据平顺民间故事编写)

                                                                  人物表:

                                                                        花荣母----老旦
                                                                        徐达-------须生
                                                                        田文-------须生
                                                                        李花荣---(武小生)
                                                                        原广兴----净(黑头)
                                                                        刘为松----红生
                                                                        魏仕明----须生
                                                                        花荣妻----旦
                                                                        花荣妹----旦
                                                                        窝酷太----净(白花脸)
                                                                        老王爷----老丑        总管-------丑
                                                                        常遇春------净(红)
                                                                        冯胜 —— 生
                                                                        楊璟——生
                                                                        汤和-------净(黑脸)
                                                                        中军-------生
                                                                        门官-------丑
                                                                        李成 ------丑
                                                                        窝酷太家将二人 ------(净或生)
                                                                        校尉 -------四人
                                                                        龙套------若干


时间:元末明初。
地点:山西潞州。

第一场 帐议


布景:明军大帐。
兵士依次出场。
楊璟、冯胜、汤和、常遇春依次出场。各自报名。
徐达出场。念:豪情万丈,直上太行。驱逐鞑虏,夺回上党!
入座。
四将同兵士各自归位。
徐达 (白):本帅,徐达是也。是我奉万岁之命,率定大军攻下元都,近日又上太行,连克碗子、泽州,不想,在进攻潞州之途遇阻, 数战不能取胜。各位将军有何破敌之策?
常遇春(白):元帅,以遇春之见,我军连日作战,鞍马劳顿,不若暂免出战,以观元军动静,再作安排。
徐达  (白):    众将意下如何?
众    (白) :  愿听元帅将令!
徐达  (白):如此,各位将军带领本部人马,暂作休整,守好营寨,等待时机便了!正是:豪情万丈上太行,以逸待劳破元军!

第二场 投军

布景:一农家厅堂。
花荣母上, 坐定。
      (念)  一身清贫度日月,位卑未敢忘忧国。
      (白)  老身李原氏,配夫李勇。不想为夫起事反元,反被所害。回想起来心内悲伤!哎!
      (唱):   清早起有老身落坐草堂,想起了从前事心内悲伤。
                八十载领华夏靼子为王,君不君臣不臣乱了朝纲。
                官兵们一个个似虎如狼,祸害着众百姓处处遭殃。
                在江淮英雄们起义濠梁,我的夫李勇他潞州应响。
                元顺贼剿民军将他命丧,携娇儿逃荒郊村野躲藏。
                十多载我儿他武艺高强,盼我儿有一日能成栋梁。
                 花荣儿几日前外出他乡,不知他几时间返家见娘?
花荣上 (念)   宝雕弓铜胎铁膀,狼牙箭百步穿杨。
                       箭是狼牙箭,满弓搭上弦。
                       弹打飞禽鸟,英雄出少年。
           (白)     猛听人说,朱洪武在太行山招兵聚将,我有心到那里吃粮当兵,不知母亲心下如何?一言未定,见过母亲再说。(进门。)
         (白)   母亲在上,孩儿给您请安了!
花荣母 (白)   我儿回来了?
花荣    (白)   儿回来了。
花荣母 (白)   在外几日,可有什么言语告知为娘?
花荣    (白)  猛听人说,朱洪武在太行山招兵聚将,儿有心到那里吃粮当兵,不知母亲心下如何?
花荣母 (白)   吃粮当兵是正理,我儿志向不小。吃粮当兵有几句言语,你可知晓?
花荣    (白)   孩儿不晓。
花荣母 (白)   花荣儿不晓稳坐草堂,听娘道来!
          (唱)   花荣儿不知晓稳坐草堂,听为娘把话对儿来讲。
                       朱洪武在太行招兵聚将,我的儿到那里前去吃粮。
                       常言道人在外要靠友邦,勇杀敌建功勋更是应当。
                       倘然是朱洪武将儿重用,儿得第搬娘去安享华荣。
花荣     (唱)   老母亲临行前一番叮咛,说孩儿一定会牢记心中。
                       倘然是朱洪武将儿重用,儿得第搬娘去安享华荣。
花荣妻出场。
          (唱)  在内房听奴夫要把兵当,我已经把行李打并停当。往前走来至在草堂之上,含深情我再送奴夫一趟。
花荣妹上。
         (唱)    听奴兄他要前去吃粮,  小妹我急匆匆跑到前堂。
                       兄要到太行吃粮当兵,  得胜归小妹我十里相应。
花荣   (唱)    贤妻与小妹勿多叮咛,   大丈夫为天下理当登程。
                       母亲面施一礼走出门外,我就到太行山吃粮当兵。(接包裹兵器,下。)
花荣母等送出门。
         (唱)   一见花荣儿他去了,  手提肝花心不放。
                     将身返回到草堂上,  愿我儿在外身安康。


第三场  升帐

布景:营帐。
总管上,耍场。
          (念)  厉害,厉害,手拿蒜薹,咬了一口,啊呸!辣得厉害!
          (白) 咱,总管是也!今儿千岁登帐,命我辕门等候,千岁来也!(坐台下角。)
家将、兵卒上。大出场。
窝酷太上。
          (念)  在潞州招兵聚将,夺元顺锦绣家帮!(坐桌后。)
                     头戴八角紫金冠,身穿蟒袍紫纙衫。
                      练就兵马十多万,要夺元顺锦江山!
          (白)  本王窝酷太是也。是我今日观天气晴朗,有心郊外行围,不知总管心下如何?嗯,就是这个主意。宣总管进帐!
兵卒 (喊) 总管进帐!
总管 (白) 校尉报门,总管告进。
兵卒   (白)  进!
总管   (白)  将小人宣进帐来,有何吩咐?
窝酷太(白)  总管是你非晓,我观今日天气晴朗,有心荒效行围,不知总管心下如何?
总管   (白)  愿随千岁!
窝酷太(白)  既然愿随,辕门走马,与千岁换袍。(更衣。)

第四场 行围

布景:野外。
窝酷太带兵将上。
         (唱)  辕门以外上路行,带定校尉把围行;
                     催马来在中途路,朝廷之事明一明。
                     元顺有运座龙廷,仗凭文武两班兵;
                     东华龙门文官走,西华龙门武将行。
                     说小王在朝不行正,六部动本贬出京。
                     把我贬在潞州地,我在潞州逞英雄。
                     我盖下九间九檩朝王殿,七间七檩包厦厅。
                     这边厢盖下杀人场,那边厢又设剥皮厅。
                    杀人场,剥皮厅,十人见了九人惊。
                    背后边又打下藏兵洞,藏兵洞能藏十万兵。
                    但等秋后把兵动,要杀元顺我坐龙廷。
                    鞭稍一摆人马动,一奔荒郊把围行。
下场。


第五场 射鸟

布景:荒郊。
窝酷太等上。
总管    (白)  禀爷。
窝酷太 (白)  讲来。
总管    (白)  鹊乌翔空。
窝酷太 (白)  拨箭射乌。
总管    (白)  鹊鸟带箭东南而去。
窝酷太 (白)  加鞭追赶。

第六场  报信
布景:野景。
魏仕明上。
           (唱)  风吹浮云东西散,可恨苍天困好汉。
                       想当年在原居好也不好,好不该随广兴贩卖私盐。
                      武酷太父子门设法“照管”,四十板一面枷押他衙前。
                      我义姐华家庄她还不晓,华家庄去报信走上一遭。 (下。)

布景:花荣家。
花荣母  (唱)   清早起坐草堂乌鸦乱叫,这一阵叫老身我好心焦。
用弹弓打下来鹊乌一只,我就到厨房内爆炒爆炒。

魏仕明上。
         (白)   离了潞州地,来到华家庄。老姐开门来!
花荣母   (白)   何人在外叫门?
魏仕明   (白)   你连为弟的语音也听不出?
花荣母   (白)   噢!原来是魏贤弟到来。你要稍等,待我与你开门。贤弟到来请在家下!
魏仕明   (白)   请!
花荣母   (白)   贤弟到来所为何事?
魏仕明    白)    老姐哪晓?是我随定广兴大哥,私盐接贩,完颜督父子们设法“照管”,四十板一面枷,将他枷在衙前。我与老姐报信来了。
花荣母  (白)   哼!老姐当年曾解劝于他,只是不听;事到如今,老姐我是不管!
魏仕明  (白)   贩卖私盐也是事出有因,实属无奈。有几句言语你可晓得?
花荣母  (白)   老姐不晓!
魏仕明  (白)   老姐不晓稳坐草堂,听弟道来。
           (唱)   老姐不晓坐堂前,听弟把话对你言。
                        能学结义在桃园,不学孙膑与庞涓。
                        辞别老姐出门走,要把串龙珠当进当店。(下。)

                        花荣母:(白)    兄弟慢走。此时,有响声传来,一只鸟落地。
花荣母  (唱)    一见贤弟他去了,再把媳妇叫一声。
花荣妻  (白)    母亲有何吩咐?
花荣母  (白)    儿啊!看看门外什么响动。
花荣妻  (白)    儿遵命!
花荣妻左右一瞧,弯腰捡起一只大乌,大乌带箭一支。
            (白)    禀婆母,原是鹊乌一只,带箭一支。
花荣母  (白)    嗯!清早为娘打来一鸟,儿妻拾来一乌。将箭插在窗上,将鸟留在咱家。二鸟合并爆炒爆炒,好与你娘舅送饭。
花荣妻  (唱)    在草堂遵定了婆母命,我就到厨房内前去用功。(下。)
花荣母  (唱)    儿媳她生来手巧心灵,待把饭做停当我好进城。
花荣妻上(唱)   我把酒饭做停当,    与我娘舅把饭送。
                         往前来在草堂上,    再把母亲叫一声。
                         我把酒饭交与您,    潞州城与娘舅去把饭送。
花荣母  (唱)    我把酒饭接在手,    再把儿媳叫一声。
                         我与你娘舅把饭送,  家下之事你照应。
                         嘱咐罢儿媳朝外走,  与兄弟送饭走一程。
花荣妻  (唱)    老母亲出门她去了,  手提肝花不放心。
                         将身来把草堂进,    愿婆母安然转家门。

第七场 剁手

布景:村庄。
窝酷太、总管带兵同上。
总管     (白)  禀爷!
窝酷太  (白)  讲来!
总管     (白)  马头困乏,不能前行,可该怎样?
窝酷太回头接马。
           (白)总管听了!拿我一令,借水饮马!
总管     (白) 遵命!千岁命我借水饮马,我该到那里去借?哎,有了。面前出现一个村庄,我就到那里借水饮马!行行,去去,去去,行行,不一会来到门庭。里边有人走出一个来!
花荣妻 (白) 外面来人干其何事?
总管    (白) 民女哪晓,是我随定我家千岁荒郊行围,走得马头困乏,你家有水就该献出几桶才是!
花荣妻 (白) 你那官爷,这里有桶,井上有绳,你自打自用去吧!(递与总管。)
总管一愣。
          (白) 你不看我头戴什么?身穿什么?我是打水之人?难道说你家连个打水之人也无有?
花荣妻 (白) 看你官家真是罗嗦!(将桶接走。)
总管   (白) 好啊,你这民妇!你借水也罢,不借水也罢,给我总管大人落了个无趣。我不免到千岁面前,编她几句瞎话,将她这个小家业踢趿(ta)了!(回见武酷太。)
         (白)  回禀千岁!
窝酷太 (白)  讲来!
总管    (白)  是那民女,她借水也罢,不借水也罢,她却回骂千岁。
窝酷太 (白) 领我去见!
总管    (白) 来在门口!
窝酷太怒(白) 将门趟开!
花荣妻惊怒。
          (白) 你们乱乱动动,来在我家干其何事?
窝酷太 (白) 民女哪晓,是我带定校尉荒郊行围,走得马头困乏不能向前,来在你家借水饮马。   
花荣妻 (白) 方才与你那人言讲,家中有桶,门外有井,井上有绳。 你要自打自用!
窝酷太 (白) 你家就连个打水之人也无有?
花荣妻 (白) 无有!
窝酷太 (白) 总管二廊搜过!
总管搜寻。
          (白) 是我搜水不见,搜出我家千岁金鈚玉箭 …… 回禀千岁,是我搜水不见,搜出千岁金鈚玉箭。我想,有箭就有鸟,叫她还鸟才是!
窝酷太 (白) 你站过去!民妇听了!在你家搜出本王金鈚玉箭。我想,有箭就有鸟,你要还鸟才是!
花荣妻 (白) 千岁啊,千岁!我家也有狩猎之人,也有带箭而去,也有带箭而归。 难道都是你的不成!自古常言说得好,君不踏民地,父不入子房。像你这国公王侯之家,来到俺民女家下,胡作非为,论起大理,就该千刀万剐!
窝酷太(白)  好恼!如要还鸟倒还罢了!
花荣妻(白)  如要不还?
窝酷太(白)  问你个剁手之罪!
         (唱)  好一个民妇人实是胆大,你竟敢在村庄回骂王家!
                    论军令我不与民女讲话,怎不叫众三军耻笑咱家?
                    挥宝剑我把她手掌剁下, 任凭你写状子去告王家!(剁后欲下。)
花荣妹上。
        (白)  何人在我家吵闹?(见此状,怒。)
花荣妻悲愤、昏倒。
花荣妹
        (唱)  一见嫂嫂手落地,不由奴家心火起。
                  上前拉定贼子衣,要到公堂去论理!
窝酷太
        (唱)  小小女子太猖狂,竟拉咱家上公堂。
                    临走将她眼剜掉,看她如何去告状?
(几个兵将女拽定,窝酷太欲动手。)
总管    (白)  千岁慢来。看这小女子长得水灵,不如带回府去献给老王,让他老人家消遣消遣。老王前几天还叮嘱来着。
窝酷太 (白)  如此也好。将她带回府去。(将女架起下, 女哭喊。)
花荣妻醒来。
         (喊) 小妹!小妹!(又昏倒,再醒来。)
         (唱)  一阵昏来一阵明, 昏昏沉沉不知情。
                    我强打精神睁开眼,血流淌淌满地红。
         (白)  窝酷太,狗贼啊!
         (唱)  剁手掌疼得我嗒嗒打颤,手指定窝酷太大骂几番!
                    小奴与你何仇冤?剁我的手掌为哪般?(起身。)
                    只手关住门两扇,等婆母回转把话言。

第八场 当珠
布景:当店。
魏仕明 (唱)   适方才我离了华家庄, 我要把串龙珠当进当店。
        一行行来走得快,   不一会来到城跟前。
        迈步来把当店进,    我再与刘掌柜告价一番。
刘为松 (唱)  老刘我正在柜房坐,忽听的柜房前有了人言。
        迈步来在柜台前, 魏仕明你到来有何要谈?
魏仕明 (唱) 隔着柜台往里撂, 点点宝贝告价钱。
刘为松 (唱) 老刘我打开包袱看,原来是串龙珠整整一串。
        此宝能值银千两, 我问你要当多少钱?
魏仕明 (唱) 不当多来不当少, 刚刚要当一百两。
刘为松 (唱) 此宝能值银千两, 为何只当百两银?
魏仕明 (唱) 当得多了咱不用, 因此只当一百银。
                          当得多了咱不用  十天半月还来当。
刘为松  (唱)  我则把笔砚拿在手,要与那魏仕明来写当票。
        上写定串龙珠整整一串,下坠着就是那玛瑙玉环。
        当纹银一百两分文不短,当票上现写下三月十三。
        我把当票交与你,      你速速离了当店前。
魏仕明 (唱) 我把当票接在手,     迈步离了当店前。
        此地一身莫久停,      我见了大哥把话言。

第九场 探监
布景:衙前。
原广兴上,被衙役李成拷打。
           (唱) 原广兴在衙前破口大骂,骂了声小李成你是冤家。
        贩私盐我犯了朝廷王法,何由你在衙前拷打某家?
        怒冲冲任凭我儿拷打……
李成继续打。
             (白)  服不服?
原广兴    (唱)  难道对原老爷不论王法?
                         宁叫人头高高挂,不把刚强让于他。
                         小李成押某家滴水檐下,看一看是哪个来看某家?(昏到。)
李成   (白)    你是好汉,我是软汉;你是英雄,我是软蛋。我真惹不起你老人家。
花荣母上(唱)   适方才我离了华家庄, 潞州城与兄弟去把饭送。
                          一行行走来好快,       潞州城不远在面前。
                          迈步则把城来进,       来在十字大街前。
                          往前走来在牌坊下,     再把兄弟一声唤。
             (白)  兄弟醒来!兄弟醒来!
原广兴醒来。
             (白)  这是老姐,你来干其何事?
花荣母   (白)  我与兄弟送饭来了。
原广兴   (白)  你看兄弟打也打了,枷也枷了,有饭用不到腹内,送与这衙役用了吧!
花荣母   (白)  就依兄弟。这酒饭送与你用啊!
李成      (白)  赏与我用?
花荣母   (白)  送与你用!
李成      (白)  赏与我用!
花荣母   (白)  找打?
原广兴   (白)  慢来,老姐不必动怒,赏与他吧 -----  未见魏贤弟到来?
李成喝酒 (白) 好酒呀,好酒!
花荣母    (白)  啊 ----- 那边像他来了。
魏仕明上。(白) 原来老姐已经在此。
            (唱)  方才大街有人讲,    窝酷太行围华家庄。
                        有一民女冒犯他,    剁手一只回草堂。
                        剁手一只还不算,    抢走一个美娇娘。
                        老姐探监不知晓,    见了老姐把话明。
                         迈步来在牌坊下,    再把老姐叫一声。
魏仕明  (白)   老姐,方才得了一信,窝酷太行围路过华家庄,与一民女语言不合,将那民女一只手剁掉,还抢走人家妹子回府去了。老姐就该回家打探才是。
花荣母  (白)   老姐有心回家打探,可我家兄弟无人照看……
魏仕明  (白)   托与兄弟也就是了。
花荣母  (白)   如此甚好!
            (唱)   王侯家做事理不端,转身去看家里是否平安。(下。)
原广兴  (白)   魏贤弟,这般时候,你在哪里干其何事?
魏仕明  (白)   我把串龙珠当进当店去了。
原广兴  (白)   哎,你看为兄打也打了,枷也枷了,你还当那宝贝干其何事?
魏仕明  (白)   为朋友概不由己。
原广兴  (白)   拿当票来我看!
魏仕明将当票递出,但原广兴未接住,丢地上了。
(内喊)   让开!让开!大老爷过来了!
原广兴  (白)   大老爷过来了,贤弟,你要躲避一时才好!
魏仕明躲避,下。
李成拾起当票,急下。
田文等上。路过时看了原广兴一眼。
原广兴  (白)   魏贤弟快来! 魏贤弟快来!
魏仕明  (白)   大哥惊慌为何?
原广兴  (白)  刚才大老爷过去时,在我身上重重审了几眼,看来今日必定要审我的官司啊。
魏仕明  (白)   以为弟之言,不免让酒肆给你做餐好饭饱吃一顿,准备大老爷审你的官司,你看如何?
原广兴  (白)   就依贤弟之言。
魏仕明  (白)   大哥不必挂心……。
原广兴   (白)     田大老爷审不清这官司……。
二人看看四下无人
    (同白)   你我一同投奔朱洪武去啊!

第十场 回府
布景:王宫。
窝酷太 (唱) 荒郊行围一民女,  恶言恶语来骂君。
  临起身把她手掌剁,看她是否悔在心!
(白)  宫门了望,有事回禀!(下。)
总管   (白) 千岁请歇! 请!
李成 上(白) 卖哩!卖哩!
总管   (白) 卖什么哩?卖什么哩?
李成   (白) 当票。
总管   (白) 我当你是卖媚眼哩。拿来我看!卖多少银子?
过场。
李成   (白) 总管大人,这麽些。(过场: 伸一小指。 总管付一两银子。)
         (白) 总管大人为何给我一两银子?
总管   (白) 要一两,给一两。
李成   (白) 总管大人,这是十两。
总管   (白) 这是一两!
李成   (白) 这是十两!
总管   (白) 哼!(欲打。)
         (白) 有请千岁爷!
李成下。
窝酷太、老王爷同上。
窝酷太 (白) 何事之有?
总管    (白) 大街买来当票一张。千岁、老王爷看过。
老王爷 接过。
           (白) 上写串龙珠一百二十颗,当在万顺当店,还是姓魏之人所当。王儿,潞州城还有这姓魏之人吗?
窝酷太 (白) 有那魏仕明姓魏。
老王爷 (白) 真来好宝啊!哈哈哈……。
窝酷太 (白) 父王发笑莫非喜爱此宝?
老王爷 (白) 我倒心中喜爱此宝,落不到老夫手中也是枉然。
窝酷太 (白) 孩儿倒有一计。
老王爷 (白) 有何妙计快快讲来!
窝酷太 (白) 不免手写一帖,将刘为松传进咱府与他要宝。倘然不把宝还,哪有儿的命在?笔砚伺候!(总管拿笔砚。窝酷太写帖交与总管。)
           (白)  传刘为松!
总管     (白)  是! (下场。)
老王爷  (唱)  听王儿说罢了哈哈大笑,(笑。)唤回来老刘为松与他要宝。
                       倘然是刘为松他将宝还了,老王我带身上又摆又摇。
兵士   (喊)  刘为松带到!
老王爷 (白)  王儿审问。
总管押刘为松上。
刘为松 (白)  将刘为松唤来有何事议?
窝酷太 (白)  刘为松!你那当店可有串龙宝珠?
刘为松 (白)  倒有串龙宝珠,那是魏仕明所当!
窝酷太 (白)  就该还宝才是!
刘为松 (白)  想要还宝却也不难。将魏仕明传来,与小人百两银子,此宝能还;若无百两银子,此宝难还!
窝酷太  (白)  如要还宝倒还罢了。
刘为松  (白)  如要不还?
窝酷太  (白)  问你个窝藏之罪!
刘为松  (白)  潞州城里,俺老刘本是清白良民,怎与你父子行此不良之道?
窝酷太  (白)  你信口胡辩!总管把他的狗皮剥了,吊将起来!(家丁吊刘。)
刘为松  (唱)   呼喝一声高吊起,我扭回头叫千岁。
                        阎王要命鬼来请,难为小人为何因?
窝酷太  (唱)   烧滚油要在他浑身来蘸,然后来再打他五百皮鞭。
                        刘为松在王府把宝还了,不还宝管叫你尝吃钢刀。
家丁动手打。
刘为松  (唱)  烧滚油要在我浑身来蘸,然后来又打我五百皮鞭。
                       老刘能出王府潞州大乱,拿住你父子们剐骨熬碱。
窝酷太 (唱)   刘为松他那里骂破口,骂得本王面带羞。
                       我手执宝剑砍狗头……。
老王     (唱)   拦住了王儿莫动手……。
             (白)    王儿不必动怒。你将这刘为松押进咱府,何人不知?何人不晓?你要将他一剑处死,咱父子与他打人命官司不成!?
窝酷太  (白)   依父王之言?
老王     (白)   押上刘为松,大街找来魏仕明。手写一书送在那田文堂上,量田文小小狗官,也不敢乱断咱父子的官司。
窝酷太  (白)   就依父王之言。
总管封墨,写起来。
            (白)  总管拿我一贴,要你押定刘为松,大街找来魏仕明,送在那田文堂上,叫他照贴理事。(总管押刘下。)

第十一场  探家

布景:花荣家。
花荣母  (唱) 适方才我离了潞州城,说老身回家去细探假真。
                       一行行来走好快,  华家庄不远面前存。
                       迈步只把村庄进,  来在院前敲敲门。
                       手打门框高声叫,  为娘归来儿媳快开门。
花荣母  (白) 儿媳开门来!
花荣妻  (白) 母亲到来请在家下。
花荣母坐(白) 儿媳过来。
花荣妻  (白) 母亲有何吩咐?
花荣母  (白) 听人说,窝酷太行围行在华家庄,有一民女冒犯于他,剁手一只,抢走一女,你可晓得?
花荣妻  (白) 娘啊!
            (唱) 窝酷太行围到华家庄上。
花荣母  (白) 窝酷太行围化家庄上,与我何干?
花荣妻  (白) 母亲,娘啊!
            (唱) 他言说“马渴了要喝清泉。”
花荣母  (白) 他言说,“马渴了要喝清泉”,咱家有桶,门外有井,井上有绳,要他自打自饮去罢。哪个与他打水不成?
花荣妻  (叫板) 母亲,娘啊!
            (唱)  说孩儿我也是那样言讲,他就在咱家来里四处找寻。
花荣母  (白)  他来咱家四处找寻什么?
花荣妻  (叫板)母亲,娘啊!
            (唱)  搜出来金鈚箭那还不算,他还与孩儿我要那鸟鹊。
花荣母  (白)  咱家也是行围之人,有带箭而来,也有带箭而去,难道说都是他的不成!
花荣妻 (叫板) 母亲,娘啊!
            (唱)  说孩儿我也是那样言讲,惹恼了窝酷太动了武刑。
                        临起身把孩儿手掌来剁,还抢走小妹她被送与老王。
花荣母  (白)  啊呀!
           (唱)  听此言气得我浑身打颤,手指那窝酷太大骂一番。
                       老身与你何仇冤,剁儿掌抢我女所为哪般?
                       那边厢拿起来打虎银枪,我要到王府内抄儿满门。
花荣妻  (白)  母亲慢走!听人说王府人多,莫要前去。
花荣母  (白)  儿媳站开!
           (唱)  花儿媳你不要小看于我,听为娘言语劝细对你说。
                       想当年反潞州领过头阵,我要到王府内杀灭王家!
花荣妻  (白)  听说田文大人为官清正,咱不如告他去吧!
花荣母取钢刀。
            (白)  也好。先去告他。告不嬴,就收拾他。儿媳接着!
            (唱)  叫了声花儿媳随定于我,咱就到田文堂去把冤伸。
花荣妻  (白)  母亲慢走! 咱去告状,家里何人照应?
花荣母  (白)  儿媳站过。
           (唱) 那边厢拿起了打虎铜锤,我要把好家产一旦粉碎。
            花儿妻点过来泼尘大火,烧庄院去告状不再后悔。
花荣妻点过火下。
花荣母 (白) 窝酷太,我的儿啊!竟敢寻事老娘,老娘定与儿对敌! …… 花儿媳等着,老娘赶你去了!

第十二场 路遇
布景:大街。
刘为松被总管押上。
          (唱)  老刘我进王府犯了罪案,那法绳只在咱两膀所拴。
                      往前走来在了大街而站……。
魏仕明上。
           (唱)  刘掌柜带刑具所为哪般?
总管     (唱)  我只把魏仕明用绳来拴。
魏仕明  (唱)  问总管拴小人是何由缘?
刘为松  (唱)  老刘我本知道不敢多言。
总管     (唱)  来来来随我到公堂接辩。
刘为松、魏仕明
          (同唱)咱见了田老爷一同诉冤!

第十三场  升堂

布景:府衙大堂。
田文 升堂。衙役、校尉依次出场。 田文出场。
           (唱)  我奉旨意离朝纲,  上任潞州坐大堂。
                      自幼儿用功把书念,我也是黉门一生员。
                      元顺主爷开科选,  怀抱文章去求官。
                      上京中得翰林院,  六部效劳整三年。
                      六部效劳三年满,  点我潞州五品官。
                      上任来净断些无头案,黎民百姓称青天。
                      早起接状清晨问,  四时接状五时判。
                      到晚接了冤枉状,  明朗朗纱灯挂衙前。
                      一对对纱灯堂口挂,三班衙役排两边。
                       判官司判到天色晚,灯笼火把送衙前。
                        能叫衙役常受教,  不叫用绳把民拴。
                        能叫南牢长蒿草,  不叫百姓坐满牢。
                        衙役们喝三板爷坐公案,你就把传告牌挂在衙前。
总管上  (白)  田文接帖来!我家王爷要你照帖理事!
田文    (白)  如不照帖理事?
总管    (白)  不能此地为官!
田文    (白)  官升何地?
总管    (白)  回家抱娃娃去吧!
田文    (白)  人役送他出衙!
站班    (白)  送总管大人!
总管    (白)  免送。
衙役    (白)  二送总管大人!
总管    (白)  免送。
衙役    (白)  再送总管大人!
总管    (白)  不叫你送,你偏要送;你要再送,我一帽子帽死你!(下。)
校尉    (白)  大老爷,总管去了!
田文    (唱)  清早起坐官堂与民断案,王府内他差来使用总管。
                      他言说王府内有帖来见,刘为松昧了他宝珠一串。
                      速带那刘为松来把爷见!
刘为松上。
           (唱)  战兢兢跪在了老爷堂前。
田文     (唱)  吓住了刘为松你好大胆,你竟敢昧王府宝珠一串!
刘为松  (唱)  田老爷坐大堂听我来言,我的父刘柏他行过大善!
                       老母亲常吃斋整整三年,所生我刘为松是条好汉。
                       每日里在大街永不多言,守规矩尊法度衣食周全。
                       潞州城开一所万顺当店,也不过为黎民度度饥寒。
                       清早起小伙计打扫柜面,魏仕明当宝贝来到柜前。
                       当的是串龙珠整整一串,下坠的就是那玛瑙玉环。
                       当纹银一百两分文不短,当票上写的是三月十三。
田文    (唱)    听罢了刘为松叙述一番,魏仕明他那里也有牵连。
                        速带那魏仕明来把爷见!
魏仕明上,跪。
          (唱)    战惊惊跪在了老爷堂前,有小人做事情未曾欺天!
田文    (唱)    吓住了魏仕明你好大胆,你竟敢昧王府宝珠一串!
魏仕明 (唱)    田太爷坐大堂听民诉冤!
                        昔日里勒麻伸大胆造反,他要夺元顺帝锦绣江山。
                        元顺爷坐宫堂传旨一道,我的父领人马去平反叛。
                         将士们一个个奋勇向前,直杀得勒麻伸无处逃窜。
                         我的父得了胜回朝交旨,元顺帝赏我父珠宝一串。
                         手拿定串龙珠跪在金殿,那也是元皇帝恩赐于咱。
                         田老爷如不信可去查看,我府上悬挂有金字牌匾。
田文      (唱)   刘为松魏仕明叙述一遍,这会儿叫本官大犯作难。
                         清早起坐大堂与民断案,王府内他派来使用总管。
                         他言说老王爷有帖来见,你二人昧了他珠宝一串。
                         他命我把你们问成罪案,重打你四十板押在衙前。
                         如待说照住他帖上判断,你二人诉罢状满腹是冤。
                         如待说不照他帖上判断,他父子潞州城是座泰山。
                         刘为松魏仕明抬头观看,看老爷居官是难也不难?
                         自古道官凭印商凭书件,魏仕明拿当票老爷来观!
魏仕明 (白)  当票丢失!
田文    (白)  丢在何处?
魏仕明 (白)  就在老爷衙前!
田文    (白)  三班衙役俱在,可有哪位所见?
魏仕明指李成。
          (白) 就是这位所见。
田文    (白) 李成过来,你可看见此人当票?
李成    (白) 小人未见。
田文    (白) 魏仕明,他未见你当票。
魏仕明  (白) 大老爷,人人难熬皮肉苦;不动大刑,他难招实供!
田文    (白) 李成,你要拿了就当堂取出,老爷不拿你偷盗是论。
李成    (白) 小人未见!
田文    (白) 人来抬过刑具!
李成    (白) 见来,见来!
田文    (白) 拿来!
李成    (白) 卖了。
田文    (白) 卖在何地?
李成    (白) 卖在王府。
田文    (白) 你就偏偏卖在王府!得了多少银子?
李成    (白) 一两纹银。
田文    (白) 银在何处?
李成    (白) 打酒喝了。
田文    (白) 见小不成大事。先在礼房柜上借一两纹银,快去将当票赎回。
李成    (白) 是,老爷! (下。)
花荣母、花荣妻上。
          (唱)  我跪在大堂上把冤喊!
          (白)  冤枉!
田文    (唱) 就把那喊冤人带到大堂!
花荣妻  (唱) 窝酷太剁我掌,您亲眼所见!
田文     (唱) 见手掌吓的我嗒嗒打颤,手指定窝酷太大骂几番!
                       民女与你何仇冤?剁她手掌为哪般?
李成上 (白)  回老爷,王府不回当票。
田文    (白)  拿本府一帖去搬老王爷议事!
李成    (白)  遵命!(下。)
花荣母  (白)  我女也被那贼抢去了!
田文     (白)  所因何事?
花荣母  (白)  因我儿媳被他剁手,上前骂他一番,窝酷太欲剜她双眼;那总管见她长得水灵,抢去献给老王爷了。
田文     (唱) 听老妇在大堂为女伸冤,手指定窝酷太大骂几番!
        民女与你何仇冤?抢她进宫理不端。
本府落座公案后,等李成到来再把话言。
李成    (白)  禀爷,王府说您错断了他的官司,差门官来接您的印信了。
田文    (白)  果真如此?
李成    (白)  正是!
刘为松与魏仕明  同喊:冤枉啊,冤枉!
田文    (白)  好黎民,好百姓!你们莫要喊冤了。事到如今,本府也顾不了本府,你们下堂各自躲避去吧!
众下场。 (白)   这是什么世道啊!?
总管领门官上。
门官       (白)     是啦,啊,是啦 ……。
总管     (白)  小子哎,到了!到了田文大堂门口了,该你坐堂论事了!
门官       (白)     是啦,啊,是啦……。
总管       (白)    田文! 我家王爷说你错断了他的官司, 差定门官接你的印信来了!
田文       (白)    待我辞官拜印!
总管       (白)    慢来! 自古道官不离印,印不离品。还怕你逃走了不成?
田文     (白)  什么!官不离印,印不离品么?(把印扔与总管,总管接印。)
总管     (白)   门官接印来!这副印信交于你,不要像田文那个样子!要照田文那个样子,这个印信还归我。
门官     (白)   那总管大人带走吧!
总管     (白)   呀呀呸!好好做你的官吧!我回了!
门官     (白)   我就三送总管大人。  一送!
总管     (白)   免送。
门官     (白)   二送!
总管     (白)   免送。
门官     (白)   再送总管大人!
总管     (白)   呀呀呸!看你呆头呆脑,好好坐堂理事吧!
门官对田(白)  田文腾堂口吧!该打哩,该骂哩,该罚云南从军哩,一堂就理他个清清楚楚……田文,腾堂吧!
田文   (白)  大米饭吃不好了!
门官   (白)  大米饭该咱吃哩!该打哩,该骂哩,该罚云南从军哩,一堂就理他个清清楚楚……田文,腾堂吧!田文你不行,无才学......(嘲笑田文)。
田文怒。
刘为松、魏仕明给田文做杀的手势。
田文拿笔架打门官。
          (白)  老爷做官难道还不如你吗?
门官   (白)  你要比得上我,印信还能到我手?
刘为松、魏仕明同唱:
                      咱把这狗官一撇两半,  再拿定这狗官打出衙前!(打门官,门官倒地。)
田文   (唱)  我一见打死了这个狗官,骂狗官敢不敢再来多言?
                     竟敢说说老爷才疏学浅,我先人也做过吏部大官。
                     把狗官拉城壕且莫怠慢,与他个狼掏心乌鸦衔肝。
                     打一杆雪白旗前头开道,我不杀窝酷太再不为官!

第十四场 剿王府

布景:王府。
刘为松上 (唱)  老刘我只在前头走,
魏仕明上 (唱)  魏仕明随后紧跟定!
花荣母    (唱)  往前来在王府前,
原广兴上 (唱)  一面重枷打衙前!
花荣母    (唱)  四人同站王府前,该死的老儿开门栓!
总管       (唱)  昨夜梦梦实是凶,梦见老鹰啄眼睛。
                         阎王爷要命小鬼来请,要我到鬼门关打个转生。
                         双手开开门两扇……。
原广兴    (唱)  一枷打他个地溜平!
花荣母    (唱)  手执铜锤要儿命!
原广兴    (唱)  拦住老姐且慢行!
总管       (唱)  打死小人莫打紧,  何人给你领路径?
原广兴    (唱)  这句话算你说得好,你与爷爷领路径!
总管       (唱)  总管我说罢前头走,
原广兴    (唱)  后跟好汉原广兴。
总管停步,其他人也随总管停止向前。
原广兴    (唱)  为何总管不前行?
总管       (唱)  这是老王长寿宫。
原广兴    (唱)  叫声总管回头看,一枷打儿丧残生!
                         大枷要了儿的命,
花荣母    (唱)  该死的老儿开门庭!
老王爷    (唱)  半夜里睡不着肉跳心惊,一泡尿憋得我小肚子疼。
                          常随官提来那金丝尿桶,说老爷下床去还要出恭。
                          双手开开门两扇……。
原广兴     (唱)  一枷下去要儿命!
刘为松     (白) 慢!
               (唱) 这面枷一百二不轻不重,与老儿他戴上身受武刑。
老王爷     (白)  戴它不动啊!
原广兴     (白)  说什么一百二戴它不动,原老爷挨四十身受酷刑。
                          咱把这老儿解奔堂口,  见了那田太爷一同交令。
众进门,花荣妹被绑在宫内。
花荣妹  (喊)  救命啊!救命!
花荣母      (唱)  忽听我儿喊救命,进门救我儿残生。
花荣妹被救(哭)  母亲!(一同下。)

第十五场 逃走

布景: 府衙门口。
田文上    (唱) 罢罢罢,休休休,好不该居官到潞州。
                         袍袖点灯烧了手,滚水着地实难收。
                         丢官拍印下唐州!
花荣妻上 (唱) 上前忙把玉带揪!
                         田大老爷你莫走,你与民女断情由!
田文       (唱)  你那民女快放手,老爷如今把官丢。
                         拉拉扯扯不放手,一把拉住死不丢。
                         民女你来随定我,到我公堂断情由。
                         往前走来在大堂口……。
刘、魏、原
          (同唱) 来了俺贩私盐一伙朋友!
刘、魏、原带老王爷上,花荣母带花荣妹上。
          (同唱) 如今闯下塌天祸,在潞州造反你领头。
田文     (唱)   见老儿急得我双眉皱……。
花荣妹  (唱)  手拿定搁笔架打儿狗头!
田文     (白)  慢来!你那民女你莫动手,老爷与你报冤仇!
众         (白)  反了吧!反了吧!
田文     (唱)  众百姓欲造反你们莫要改口!
众         (白)  哪个改口?!
老王爷   (白)  好说了,咱也是朋友。
田文      (唱)  这老儿急得我双眉紧皱,细想来咱两家本是对头!
老王爷   (唱)  不论官不论民,都是朋友。
田文      (唱)  田文堂口把话盘,又则听报子报来由。
内喊      (报)  窝酷太攻打潞州!
田文       (白)  站堂!
    (唱)  适方才有报子报到堂口,他言说窝酷太攻打潞州。
         咱把这老儿解奔城楼!

第十六场 窝酷太领兵

窝酷太 (唱) 荒郊行围回来路,见了父王把话明。
        催马来在中途路,忽听报子报一声。
报子  (白) 报! 老王爷被押上城楼!
窝酷太 (唱) 报子报罢双眉皱,一股恶气滚心头。
        马鞭一指潞州城......(率军下。)

第十七场   急速进兵

布景:野外。
徐达领兵上。大出场。
徐达    (唱)  旌旗猎猎人马动,元军突然撤了兵。
        看来时机已经到,统兵攻打潞州城。
中军    (白)  启禀元帅,有一小将求见!
汤和    (白)  带上来!
花荣上  (白)  参见元帅!
徐达    (白)  报名上来!
花荣    (白)  吾乃潞州李勇之子李花荣是也。得知元帅进兵潞州,特来从军!
徐达    (白)  如此甚好,马前带路!
花荣    (白)  得令! (大军下。)

窝酷太率兵上。过场。下。

徐达率兵上。
花荣    (白) 禀元帅,来到潞州城下!
徐达    (白) 看前面军马涌动,一定是有军情。命尔前去探来!
花荣    (白) 得令!
徐达    (唱) 大军压境潞州城,所向披靡救百姓!
花荣上  (白) 禀元帅,窝酷太进兵潞州!
徐达     (白) 窝酷太进兵潞州,一定是城内民众起事。向窝酷太贼子开杀!
率兵下。

第十八场 观战
布景:城楼.
田文同花荣母等人上城楼
         (唱)  看一看武酷太怎样行!
窝酷太上(内唱)人马一奔潞州城.......。
田文  (白) 先将这老儿斩了!
花荣母 (白) 遵命!(斩老王爷。)
窝酷太(出唱) 观见父王丧残生,  把话说与田文听。
        你各个下城排开站,哪个逃走非娘生。
        窝酷太我二目红......。
花荣上 (唱) 拦住贼子且慢行!
(家将上,同花荣场打,下。) 
        勒住马头城跟定,  把话说与老娘听。
  徐元帅领兵至城下,要杀元顺鞑子兵!
(下。)
田文  (唱) 田文在城上双目睁,穿白的小将实威风!
        戴银盔,跨白龙,手执银枪两刃锋。
        未知小将名和姓,田文城楼要问清。
        刘为松与魏仕明,还有好汉原广兴。
        城下小将是哪个?张王李赵什么名?
花荣母    (唱)  田太爷你不知情,他是我儿叫花荣。
田文       (唱) 恐怕小将不取胜,田文城上另差兵。
        刘为松与魏仕明,还有好汉原广兴。
        你在城楼莫久停,快与小将做后应。
刘为松、原广兴跳下。  
            (同唱) 刘为松/原广兴我跳下城……。
魏仕明下    (唱)   魏仕明也紧跟定!
花荣母下    (唱)   田老爷你在城楼等,我与我儿作后应!
田文        (唱)  众百姓下城楼把我丢,丢我在百尺高岗我发了愁。
                          细想来元顺的江山气数已够,徐达他领雄兵也杀到潞州!

第十九场 武打

布景:城门外。

(本场可以根据要求时间多设计武打动作。)

1场   对大刀。花荣杀兵。
2场   花荣妻、花荣妹与窝酷太兵对打。
杀不断。胜杀败。
窝酷太、花荣母吊四角。对打。下。
徐达大兵上。同窝酷太兵将打。
花荣杀窝酷太将。
徐达将领同窝酷太杀。
窝酷太死。
花荣等(同白) 已将窝酷太斩杀,回头交令!


第二十场 会师

徐达率军上。  
田文同众人会见徐达等明将。
          (白) 潞州府田文见过元帅!
徐达    (白) 有劳田大人!
众   (白) 禀元帅,窝酷太已被平灭!
徐达  (白) 有劳众义士!
          (念) 元龙举大旗,
田文    (念) 英雄来聚义。
众   (念) 扫平元顺军,万众欢歌起!


                                  剧终

楼主热帖
消费绿卡
发表于 2017-4-10 18:23 | 显示全部楼层

点评

感谢关注。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4-17 09:19
消费绿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10 21:37 | 显示全部楼层
消费绿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4-17 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7 09:5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